大毒枭枪杀13名中国人,行刑前录音首曝光,暴露真实内心

人气:127时间:2022-05来源:【广州的士票】

 很多年前,我看过一部名叫《中华之剑》的纪录片。

  

  有个片段,记忆尤深。

  

  西南边陲,国境线上的界碑,隔开了中国和东南亚。

  

  这边,是我们戒备森严的边防警察。

  

  而视线可及的边境线那边,是三两成群的对方国家人民,蹲在地上,吸毒。

  

  注射、烟吸、鼻嗅......当摄像机的镜头拉近,这些我们无法想象的画面,正在对面堂而皇之地上演。

  

  他们毫不避讳,甚至用瘦骨嶙峋的身体倚靠着界碑吸毒。

  

  他们无人管束,无人制止,我国警察也无权干涉,因为那是别国之事。

  

  这是一幕特别有冲击力的画面。

  

  有人评论:一条国境线,隔开了天堂和地狱。

  

  对于这句话,当年的我,并没有太多感触。

  

  一直到最近,一场11年前西南国境外的惨案再度被提及,一个杀害了13名中国人的大毒枭生前最后一段录音被首次曝光,我才真的读懂这句话背后沉甸甸的分量。

  

  01

  

  故事还要从11年前说起。

  

  位于泰国、缅甸、老挝三国交界处的金三角,枪毒合流,是一片腥风血雨之地。

  

  但长长的湄公河从那里流过。

  

  它连接着中国和老泰缅四国。

  

  许多生活在西南边陲的中国人,在湄公河上跑船、运货,以求生计,养活一家老小。

  

  那年的10月5日,13名中国船员,驾驶着两艘商船,照常行驶在湄公河上。

  

  但行至金三角泰国境内水域,他们被劫持了。

  

  之后,码头的无线电再也没有收到他们的消息。

  

  直到那天下午,泰国军方宣布破获了一起重大贩毒案件,而嫌疑人,就是这两艘中国商船上的13名船员。

  

  “我们接到线人举报,中国船只武装贩毒,我们军方得知后赶往船上查获,遭到武装分子袭击,我们被迫还击,打死中国武装贩毒分子,缴获92万粒毒品。”

  

  ——这是来自泰国军方的“郑重其事”的公告。

  

  中国,武装分子,贩毒,92万粒毒品。

  

  但短短两三天内,这个骗局被揭开。

  

  泰国清盛码头,浮出两具中国船员的尸体。

  

  他们双手被反铐,眼睛、嘴巴缠满胶带,腹部都中过不止一枪。

  

  随后,陆续又有10名船员的遗体被打捞上来,全部被反铐,背上有无数枪眼。

  

  那些画面太过残忍,我不想再放详细图片。

  

  这些被反铐后枪杀的中国人,明显是受害者,怎么可能是在“武装火并”后被军方“被迫还击”打死的?

  

  中国迅速组成专案组,不破此案,决不收兵。

  

  那几个月,边境缉毒警严审抓到的所有东南亚贩毒嫌疑人,询问和湄公河血案有关的一切。

  

  抽丝剥茧之下,一个叫糯康的缅甸男人浮出水面。

  

  这是一个被金三角的毒贩称为“教父”的毒枭。

  

  他掌握着庞大的毒品帝国,手下的队伍有AK冲锋枪、M16步枪、火箭筒,经常向湄公河的过往船只收取保护费。

  

  在20万平方公里的金三角,密林中的村落是他的都城,全副武装的毒贩是他的卫队。

  

  因为中国商船拒交保护费,又因缅甸方面曾征用中国商船围剿他的老巢,糯康对中国船员怀恨在心。

  

  于是他与泰国不法军人勾结,制造了这场谋杀。

  

  他命手下劫持中国商船,枪杀中国船员,伪造了充斥着毒品和现金的现场,让泰国不法军人借查获这起假贩毒案立功讨赏,同时又解了自己的气。

  

  13个无辜的中国人,冤死在他手中。

  

  但糯康没想到,他惹了一个最不该惹的国家。

  

  纵使通过各种通风报信四处跑路,5个月后,他还是在老挝被逮捕。

  

  2013年,糯康在云南被执行死刑。

  

  第一次,也是唯一一次,央视直播了一个死刑犯被行刑前的全过程。

  

  这段血案,在2016年被拍成了电影,就是张涵予和彭于晏主演的《湄公河行动》。

  

  电影很刺激,很好看,很成功。

  

  但电影没拍到的地方,还有更多值得人深思的真相。

  

  02

  

  这些真相被揭开,源自前几天央视开播的纪录片——《全球公敌》。

  

  它披露了糯康生前的几段录音:

  

  我这一生最难忘的事,就是父亲吸毒造成家境贫寒,我无法上学,17岁就离开家。

  

  在金三角这种地方,毒品都是公开摆着卖,毒贩都是有钱了就去赌博,输了再去贩毒,好人也会变坏人。

  

  如果我还可以从头开始,我想做的事就是回家,和家里人一起过日子,种地,养鱼。

  

  我也想过上没有战争和毒品的好日子。

  

  如果不是这些被公开的录音,我实在无法想象,一个杀人如麻、做尽坏事的大毒枭,临死前最后的幻想,竟然是过上平静的日子。

  

  为什么?

  

  在国境线以外,有你想象不到的恐怖。

  

  糯康出生的地方,和金三角的所有村庄一样,几乎是原始状态。

  

  没水没电,住的是茅草屋,吃饭靠打猎。

  

  “贫穷”,到了这里,甚至是一个苍白的词汇。

  

  没钱,他们就种罂粟,被忽悠着以为能发家致富。

  

  结果,种出来的东西,以极低的价格被制毒者收去,他们还是穷。

  

  穷,毒品还多,一沾上,走投无路,干脆贩毒。

  

  这样的地方,只可能催生出无穷无尽的毒贩。

  

  毒品猖獗,这里还极其混乱。

  

  很多毒贩的势力,甚至渗透到政府、军队。

  

  金三角那么多毒枭,没有一个被处刑,哪怕杀了人被抓,花点钱就能放出来。

  

  糯康最开始追随的贩毒头目坤沙,曾被缅甸判了死刑。

  

  结果,缅甸政府害怕他的军队闹事,竟没一个人敢行刑,又把他放了。

  

  这个大毒枭,跟4个老婆住在豪宅里,一直活到73岁。

  

  坤沙(右)

  

  这些我们难以想象的荒诞,真实地发生在与我们只隔一条边界线的地方。

  

  而糯康被中国逮捕、羁押的那段日子,他经历了什么?

  

  在那之前,他终日在丛林里打仗、吸毒、贩毒,饥饱不定,面黄肌瘦,还一身的病。

  

  而在云南关押的几个月,他按时按点吃着牢饭,还有医生定期检查他的身体状况。

  

  到了行刑那日,糯康甚至养胖了。

  

  在中国蹲大牢的日子,竟然比在金三角贩毒还要舒坦。

  

  最开始接受审判时,糯康还嬉皮笑脸,一会儿装大小便失禁,一会儿装疯卖傻。

  

  他还放话说,能赔偿给死者家属巨款,想要花钱摆平。

  

  他以为这里也一样,任何罪行都能靠势力和金钱解决。

  

  但他想错了。

  

  云南高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他死刑,终审维持原判。

  

  过去一个多世纪,金三角的农民世世代代被束缚在罂粟地里。

  

  但那几年,中国开始改变这一切。

  

  先是中国的禁毒委联合缅甸、老挝铲除罂粟种植地,之后推行种植替代经济作物。

  

  中国鼓励国内企业前往金三角开办橡胶园,雇佣当地农民,收购本地产品。

  

  橡胶厂工人一个月的报酬,约等于当地农民一年的收入。

  

  此消彼长,他们终于知道,什么叫真正的安居乐业。

  

  我们的卫星时刻监测金三角罂粟种植情况

  

  这些,都是生长在金三角的糯康终其一生不曾看到的画面。

  

  在他生活的地方,贫穷是与生俱来,吸毒是理所当然,混乱是唯一法则。

  

  而到了中国,才发现世界并非如此。

  

  我们的和平、安定和发展,竟会让一个叱咤风云的毒枭,向往起平静的日子。

  

  一条国境线,隔开了天堂和地狱,真的是这样。

  

  再看糯康的“临终愿望”,除了可叹,更是可悲。

  

  试想一下,当你活在一个根本无法为人民提供生存保障、安定环境的国家,当你的国家动荡不安、战乱不休,甚至还存在政府根本管不到的地方,你的生活又会是什么样子?

  

  03

  

  这样的假设,听起来离我们太遥远。

  

  但在许多我们看不到的地方,它却是现实。

  

  从这些年的叙利亚,到现今的乌克兰。

  

  从远方的非洲小国,到离我们只有一线之隔的东南亚。

  

  看看那里人民过的生活。

  

  在阿富汗,“和平”二字早就不复存在。

  

  长年累月的战争带来的困窘,催生出了毒品和暴力。

  

  无数人的一生,不是葬送于炮弹之下,就是在毒品的侵蚀中草草结束。

  

  去年,阿富汗局势动荡。

  

  成千上万希冀逃命的阿富汗人,冲向机场,扒上飞机。

  

  高空之中,有人失手摔下,血肉模糊。

  

  缅甸,常年有武装力量和政府军分庭抗礼。

  

  两年多前,冲突忽然发生,一个村庄,说没就没了。

  

  因为当地道路条件太差,运输困难,军队还抓捕村民为其押送物资。

  

  当那里的人被荷枪实弹的士兵逼着给前线运送物资时,与之交界的云南瑞丽却呈现出这样的场景:

  

  晚饭之后,瑞丽市民在广场乘凉、跳舞、聊天、玩手机。

  

  这边,是热闹的广场舞音乐;

  

  那边的山头上,是枪炮的轰鸣和火光。

  

  那里的人宁愿被捕,也要想方设法偷渡到中国。

  

  生在这样的国度,活着都成了一种奢求。

  

  你的房子、家庭、事业、工作,随时可能被摧毁。

  

  多少人,干脆铤而走险,拿起武器和毒品,用命赌一切。

  

  并非天生就是亡命之徒。

  

  而是什么样的环境,造就了什么样的人。

  

  当我们躺在家里,刷着手机,觉得最近最大的苦恼就是不能出游,当我们穿梭在每个平淡的日子,抱怨着生活的庸常和无趣时,别忘了,你眼中的无趣,却是有些人求之不得的和平。

  

  更别忘了,这种和平,不是理所当然,只是因为幸运。

  

  我们并不是生在一个安全的时代,而是幸运地生在了一个安全的国家。

  

  04

  

  塞尔维亚有首歌,叫《如果塞尔维亚像中国一样强大》。

  

  曲调欢快,歌词却无限伤感。

  

  作为一个弱小国家,塞尔维亚经常受到西方的压迫和制裁,无力反抗。

  

  他们向往一个强大的国家,向往我们的幸福安宁。

  

  而我们,在看过这些故事之后,也应当记住两个词。

  

  一个,是“珍惜”。

  

  这个地球上,是有两个世界的。

  

  有人活在毒品、战争、文明退化里,有人活在和平、自由、高速发展中。

  

  祖国用她的强大和稳定,护佑我们过着不同于那些动乱地区的正常生活。

  

  这份保障,是应当珍惜的来之不易。

  

  另一个,是“慈悲”。

  

  这些年,我们目睹过许多陷入战火的国家,新闻上,经常会看到那些地方的人,做出一些难堪、荒诞、匪夷所思的事。

  

  比如抱着枪的孩子,排队代孕的妇女......

  

  我们可以论是非,但不要居高临下地审判,冷漠地嘲讽。

  

  我们并不比他们优越,我们只是比他们幸运。

  

  我们之所以不会堕入这样的黑暗,是因为有国家,为我们点燃了光明。